维生素与氨基酸

维生素和氨基酸

德国不是一个缺乏维生素的国家——只有维生素 D 和叶酸的摄入量在大部分人口中是不足的。维生素 C 已被证明是一种免疫增强剂。它参与更快地解决与感染相关的炎症。

维生素 A、C、E——除了参与酶促过程外,也是抗氧化剂。

自由基(氧自由基)在新陈代谢中不断形成。自由基是适应过程的重要信号发生器,但也可能导致破坏性连锁反应。这些连锁反应会导致细胞损伤,并导致癌症和衰老过程。维生素 A、C 和 E 等抗氧化剂能够“拦截”和中和自由基。

较轻形式的维生素缺乏症称为维生素缺乏症,严重的称为维生素缺乏症。它们通常由营养不良、吸收障碍(严重腹泻)或肠道菌群破坏(例如抗生素)引起。

维生素C

(生物活性形式:L-(+)-抗坏血酸)是一种水溶性维生素,由许多哺乳动物肝脏中的 D-葡萄糖形成,但人类无法合成,因此必须提供。

自由基清除剂和抗氧化剂

抗坏血酸在人体中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基于其作为自由基清除剂和抗氧化剂(还原剂)的特性。 它有效地保护身体细胞免受自由基的攻击、细胞损伤,并防止由氧化过程引起的细胞损伤(例如癌症、动脉硬化、青光眼)。

大脑中维生素C的浓度是身体其他部位的10倍。

维生素 C 是类固醇、胶原蛋白(结缔组织)和各种氨基酸(L-酪氨酸、叶酸、L-色氨酸)羟基化的重要辅助因子,并参与胆固醇代谢。 维生素 C 能很好地通过血脑屏障吸收,在大脑中的浓度是身体其他部位的 10 倍。 在中枢神经系统中,它还影响向突触传递刺激的效率,因为它参与神经递质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产生。 此外,维生素 C 是 5-羟色氨酸 (5-HTP) 转化为 5-羟色胺的辅助因子,而 5-HTP 在胃肠道的外周转化被维生素 C 延迟。

在与维生素 B6 和烟酸的相互作用中,维生素 C 控制左旋肉碱的产生,因此在燃烧脂肪和在身体肌肉中产生能量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与维生素 B6 和烟酸的相互作用中,维生素 C 控制左旋肉碱的产生,因此在燃烧脂肪和在身体肌肉中产生能量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此外,维生素 C 支持组胺的分解,组胺作为与感染和过敏反应相关的信号分子释放。

维生素 C 还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可治疗和预防感冒

由于其免疫调节作用,维生素C还用于治疗和预防感冒。例如,维生素 C 可以增强体液免疫系统,因为它会增加抗体的血清浓度。作为细胞介导的免疫系统的一部分,维生素 C 可增加自然杀伤细胞、淋巴细胞和巨噬细胞的活化。维生素 C 可刺激人体的天然解毒系统,减少致癌亚硝胺的形成,并具有抗诱变作用。同时降低重金属的毒性,参与各种药物和药物的分解。由于肠道吸收能力有限且在血液中的停留时间相对较短(1/2 小时),维生素 C 应每日服用数次以达到最佳效果。目前尚不清楚维生素 C 摄入量的毒性上限,特别是因为过量的维生素 C 不会被人体储存。

维生素E

维生素E是八种脂溶性化合物的统称。 四种生育酚和四种生育三烯酚衍生物之间存在区别,它们又细分为α、β、γ和δ形式。

最常见且同时具有维生素 E 活性的最具生物活性的物质是 α-生育酚。

自然界中最常见且同时具有维生素 E 活性的生物活性最强的物质是所谓的 α-生育酚。
天然的 α-生育酚通常伴随着少量的 ß-、γ-、δ-生育酚,它们在甲基在色满环上的位置和生物效应方面存在化学差异。维生素 E 作为一种重要的抗氧化剂,可以保护身体免受刺激性物质和自由基的侵袭。增加剂量的维生素 E 有助于减轻氧化应激并保护细胞膜免受脂质过氧化。维生素 E,尤其是 α-生育酚,已被证明可以保护大脑的神经元膜和免疫细胞免受氧化损伤。与α-生育酚相比,γ-生育酚和δ-生育酚具有更强的抗氧化作用,还具有显着的抗炎作用。动物实验表明,维生素 E 可抑制促炎细胞因子(白介素 1 和 6)的合成,并通过抑制环氧合酶 2 来降低骨质疏松症的风险。

维生素 E 抑制促炎细胞因子(白介素 1 和 6)的合成,并通过抑制环氧合酶 2 降低骨质疏松症的风险。

动物实验表明,维生素 E 可抑制促炎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 1 和 6)的合成,并通过抑制环氧合酶 2 降低骨质疏松症的风险。还有证据表明,维生素 E 可有效预防心血管疾病。维生素E抑制有害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氧化,因此对血管有保护作用。维生素 E 还影响花生四烯酸代谢,减少血管中的血小板聚集和反应性组织激素(类花生酸)的形成,从而降低患动脉粥样硬化和类风湿病的风险。此外,维生素E在机体细胞更新中起重要作用,参与肌肉功能和神经传导,具有免疫调节作用。缺乏维生素 E 在均衡饮食中极为罕见,通常发生在早产儿或与消化道的病理变化有关。维生素 E 缺乏症具有广泛的影响,通常表现为胚胎发育障碍、神经异常、不育、运动协调障碍、免疫缺陷或血液凝固变化。

维生素B12

维生素 B12(钴胺素)对于体内的各种代谢过程至关重要。 维生素 B12 在能量和脂质代谢、信使物质(激素和神经递质)的合成、细胞解毒、细胞生长过程和 DNA 合成中发挥重要作用。

甲钴胺和腺苷钴胺是维生素 B12 的两种生物活性辅酶形式。

以甲基钴胺素的形式,维生素 B12 在细胞浆中充当甲基递质

以甲基钴胺素的形式,维生素 B12 在细胞浆中充当甲基递质,例如在从同型半胱氨酸合成氨基酸 L-蛋氨酸时。 在这个反应中,甲基四氢叶酸被再生,这意味着可以形成另一种维生素,即“活性”叶酸。 然而,L-蛋氨酸也是 S-腺苷甲硫氨酸 (SAM) 的起始材料,SAM 是合成许多激素和神经递质所需的中心甲基供体。 在此代谢途径中形成的另一种产物是 L-半胱氨酸,它是谷胱甘肽的限制性前体。 L-蛋氨酸参与腺苷钴胺素的形成,作为另一种维生素 B12 衍生物,它主要有助于体内线粒体能量的产生。 然而,腺苷钴胺素的作用取决于生物素的充足供应。

甲钴胺是 B12 的活性形式,可以轻松穿过血脑屏障,对神经元的复制和生长至关重要。 在中枢神经系统中,它的甲基刺激血清素的形成并保护脑细胞免受氧化破坏。

作为重要的一氧化氮清除剂,钴胺素也被用作氢氰酸中毒的解毒剂。使用甲基钴胺素降低一氧化氮水平也被证明对多系统疾病有益,例如慢性疲劳综合征 (CFS)、多种化学敏感性 (MCS)、创伤后应激综合征 (PTSD) 或纤维肌痛。除了神经细胞和黏膜的再生,维生素 B12 还参与蛋白质和神经递质的代谢。在糖尿病性神经病变中,甲基钴胺素可改善症状并保护对自由基特别敏感的脑神经元免受谷氨酸的神经毒性。还有证据表明维生素 B12 对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的活动和平衡很重要。甲钴胺对睡眠障碍的积极作用也已被证明。甲钴胺可改善昼夜节律和睡眠-觉醒周期并提高光敏感性。维生素 B12 以羟基钴胺素或甲基钴胺素的形式作为自由基的反对者,可有效对抗亚硝化和氧化应激。典型的维生素 B12 缺乏症表现为疲倦、心悸、皮肤苍白、神经系统疾病等症状,并伴有记忆力下降。实验室诊断显示大红细胞、高色素性贫血,外周血(巨细胞)中红细胞显着增大。

叶酸或叶酸,以前称为维生素 B9,对许多代谢过程至关重要。

作为辅酶THF(四氢叶酸)的前体,叶酸在蛋白质和核酸代谢中起着重要作用,是骨髓和血细胞中频繁分裂细胞所必需的。

此外,作为甲基供体,叶酸参与神经系统和大脑的许多代谢过程。 神经递质(多巴胺、血清素、去甲肾上腺素、GABA)的形成以及褪黑激素和膜磷脂的生物合成也取决于叶酸的充足供应。 叶酸支持肾上腺功能和肾上腺激素的产生。 口服叶酸具有很高的生物利用度,但转化为活性形式的过程需要足够水平的维生素 B12 和 B6。 活化形式的 5-甲基-THF 也越来越多地用于治疗。

维生素B9 - 叶酸叶酸,

活化形式的 5-甲基-THF 也越来越多地用于治疗。

最重要的是,良好的叶酸供应在同型半胱氨酸(叶酸是钴胺素上的甲基传递物,用于形成活性甲基钴胺素 - 维生素 B12)和未出生婴儿神经管生长中的重要作用是已知的。 叶酸的施用也被证明可以保护大脑免受与年龄相关的神经变性。 叶酸缺乏症通常表现为舌头灼热和粘膜(包括肠粘膜)发炎,同型半胱氨酸水平升高,性能下降,出血倾向增加和神经元功能障碍。

维生素 D3 + K2

维生素 D 是一组属于 secosteroid 家族的脂溶性化合物的统称。

维生素 D3(胆钙化醇)

两种最重要的维生素D代表是维生素D3(胆钙化醇)和维生素D2(麦角钙化醇),它们具有相同的生物维生素活性。 虽然主要存在于动物性食物中的维生素 D3 在紫外线的影响下主要由 7-脱氢胆固醇在皮肤中形成,但维生素 D2 必须通过植物性食物摄入。 两种形式的维生素 D 在肝脏和肾脏中通过双羟基化作用转化为骨化三醇(1,25-二羟基胆钙化醇),一种具有代谢活性的维生素 D 激素。

维生素 D3 在钙和骨代谢中起重要作用

除了众所周知的钙和骨代谢作用外,维生素 D 还可以改善代谢调节、增强心肌并促进肌肉工作。此外,有证据表明维生素 D 可增加先天免疫系统的作用,同时降低适应性免疫系统的反应。研究表明,维生素 D 缺乏会抑制 T 细胞活性,从而降低对外来细菌的免疫防御。服用维生素 D 可以恢复这种功能。根据最新发现,过度免疫反应,例如自身免疫性疾病,也是补充维生素 D 的指征。研究表明,纤维肌痛和慢性疲劳综合征 (CFS) 患者的维生素 D 水平尤其低,这可能是导致肌肉疼痛和无力等的原因。充足的维生素 D 状态似乎也对肌肉和骨骼疾病(肌肉退化、骨折)、传染病、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I 型和 II 型)、各种癌症、神经认知和精神功能障碍具有保护作用,以及防止不孕症、怀孕和分娩并发症。在衰老过程中,维生素 D 也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营养素。这不仅适用于骨骼健康,也适用于保持牙齿和大脑健康。研究表明,维生素 D 缺乏与牙周病、慢性牙龈炎和相关牙齿脱落之间存在显着关联。极低的维生素 D 水平也被怀疑会增加患阿尔茨海默氏症的风险。

服用维生素 D 可以恢复正常的钙功能。

维生素 K 是凝血酶原合成所必需的,它是骨钙素代谢和基质 Gla 蛋白代谢的辅助因子。对血液凝固(凝血)的间接影响使维生素 K 组得名。今天,对不同形式的维生素进行了区分。在健康的身体中,会产生甲基萘醌,例如由肠道菌群的细菌形成。大约一半的维生素 K 需求是通过这种方式提供的。与其他维生素 K 代表一样,胆汁酸的存在是肠道吸收所必需的。在 2009 年由欧洲监管机构 EFSA 进行测试后,维生素 K2(甲基萘醌)被批准与维生素 K1(叶绿醌)一起用于欧洲食品和膳食补充剂制剂。此外,已经发表了对维生素 K 的积极健康声明(骨骼和血液凝固)。由于文件不足,提交的有关保护血管免受动脉硬化的健康声明被 EFSA 拒绝。

由于维生素 D 参与 MGP 的形成,因此建议同时摄入维生素 D 和维生素 K。

所有形式的维生素 K 都作为 γ-谷氨酰羧化酶的辅助因子,这种酶参与血液凝固和骨钙素的活化,这对骨矿化很重要。 肝脏中凝血因子凝血酶原的激活也依赖于维生素 K。 除其他外,维生素 K 还能激活人体自身的基质 Gla 蛋白 (MGP),它可以抵消软组织(例如血管、心脏、肺和肾组织)细胞外基质中的钙沉积。 在这种情况下,研究表明维生素 K2 的摄入量与患冠状动脉疾病的风险之间存在反比关系。



商品 1 - 4 / 4